预估游客人数: 10000人 12000人 13000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品味古城 > 水韵古城 >
运河上的镇水神兽
作者: ssgctrip.com 来源:ssgctrip.com 发布日期:2017-09-23 13:05 查看次数:

细数全国各地的“镇水神兽”

       这件文物是2013年年初,在成都天府广场一则四川大剧院工地挖出的。故事还联系上了历史上著名的水利工程专家李冰,据说他在修建都江堰时,曾下令雕刻石犀作为“镇水石神”。
网传四川的镇水神兽
  我国是洪水灾害频繁的国家,据史料记载,自公元前206年至公元1949年的2155年间,就发生较大洪水灾害1092次,平均2年一次。由于古代科学技术落后,生产力水平低下,人们往往把降服水患的希望寄托于一些“镇水神物”身上,如铁牛、铁狮子、铁龟等等。   
一、运河上的镇水

【注】在我国古代,镇水兽是较常见的,人们除了把它当作一种装饰外,也有防止水患、避免水害的意思。

八夏是镇水兽的一种,传说八夏是龙子之一,性喜水,能消水灾,降祥瑞。在北京的什刹海的后门桥桥下就有它的形象。我们可以看到,龙爪中抓着两团水花,细看其龙头却有几分狮虎相,龙身很短,带龙鳞的尾巴也很像虎尾,整个形象乍看就像只大老虎。它趴在河沿边的石块上,歪着头看侧下方的龙珠和玩伴,一反龙高高在上、威猛唬人的样子,显得憨态可掬,顽皮淘气,十分可爱。

    镇水兽名为“叭嗄”,或称趴蝮,为龙生九子之一,性喜水,能震慑水怪,所以造桥者往往会把它的形象用石料雕刻,安在桥梁之中,既希望它镇水患,护桥安全,又用它来装饰桥身,镇水神兽具有水汶观测功能。能镇伏桀骜不逊的桥下“水怪”。有称其名叫螭,传说中的龙生九子之一,嘴大,肚子能容纳很多水,在建筑中多用于排水口的装饰,称为螭首散水。也有称其名趴蝮,常饰于石桥栏杆顶端,传说形象似龙非龙,平生最喜欢水,伴水而居。它常年累月在河水中玩耍,又名帆蚣、蚣蝮,(音:八 夏 ba xia),擅水性,喜欢吃水妖,是龙王最喜之子。关于龙子的说法不一。龙爪中还抓着两团石头雕刻的火球,喻意压住水位,祈求不发大水。八夏龙头、蛇身、蜥蜴尾。 

    据说一次早朝,明孝宗朱佑樘突然心血来潮,问以饱学著称的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1447至1516):“朕闻龙生九子,九子是何等名目?”李东阳仓卒间不能回答,退朝后向几名同僚询问,吏部员外郎刘绩回答:“龙生九子不成龙,各有所好”。他们糅合民间传说,七拼八凑,才拉出了一张清单,向皇帝交了差。按李东阳的清单,龙的九子是:八夏(都是虫字旁)、嘲风、睚眦、赑屃繁体字是贔屭(音:毕戏)、叔图(叔是虫字旁)、螭吻(螭音:chī)、蒲牢、狻猊、(音:酸泥suān ní)、囚牛。

临清元运河出土镇水兽

     单体长1.1米、宽46厘米,底座加兽身高36厘米的镇水兽,6月16日在临清元会通河与卫河交界处临清闸雁翅与裹头的交汇处出土。该镇水兽匍匐在地,憨态可掬,身上龙鳞,耳、鼻、尾狮虎像,两眼炯炯,斜视河水,大有威慑水怪之意蕴。出土时,保存较为完好,仅左爪残缺,但爪头清晰可见。马鲁奎推算认为,该爪下还应按有水花。马鲁奎还介绍,镇水兽又有人称螭龙。它是民间传说中龙生九子中一子,生性好饮水,故常被古人用来镇水保河。而镇水兽实际上为闸上装饰构件,有祈福、祈祥、降福之意,更承担着预警水患,充当水位标尺的作用。 

    临清闸为元代会通河第一闸,始建于元代至元30年(1293年),其上镇水兽迄今已有720历史。临清文物专家马鲁奎认为,这只镇水神兽,历史久远,又处于会通河第一闸与卫河交界处的要置,故它的出土对于研究运河水工、运河文化、运河申遗又添一力证。 

运河潺潺过东昌 尽说过往繁华事

 

      运河潺潺流水,蜿蜒穿过聊城,成就了这里数百年的繁荣与富庶。

      故事有传承,文物有延续,聊城城区内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有光岳楼、山陕会馆,还有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宋代铁塔以及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海源阁,傅氏祠堂,大、小码头,基督教堂,古槐等文物遗迹。
      11月23日至27日,本报记者重走了聊城城区段运河,寻访了她留下的点点滴滴,看看她的容颜,听听她的故事,别有一番韵味在心头!

1.河道:重修古运河旧貌换新颜

      11月27日上午,湖南路运河桥。桥很宽,栏杆之间有漂亮的腾龙图案。

      桥南侧是空旷的运河河道,一洼浅水落在荒草中央,幽静。
      举目北眺,河水波光粼粼,形成一条墨绿的玉带蜿蜒北流,河岸上的栏杆整洁,道路平整,初冬的大雪并没有带走全部的绿色,柏树郁郁葱葱,随着微风招手。
      走下桥,沿运河西岸沿石板路北行几十米即是一个半圆形的小广场,羊肠小道蜿蜒林中,落叶踩在脚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继续前行,土杂桥横亘河上,土杂桥是附近居民的叫法,是因为此处通往土杂市场,官方并未命名,记者注意到一些标有保洁责任区的牌子上则有“土杂桥”、“假山桥”字样。
      土杂桥造型很特别,两侧各25个栏杆,顶部均有一尊狮子,栏杆中间则是龙的图案。
      河水很快流过下一座桥,左转向西,这座桥仍然无名,因靠近文轩中学,附近居民称其为“文轩桥”,河西岸是新建仿古商铺,两岸车流如梭。
      运河前行右转流向北方,一个假山广场出现在运河的怀抱中,“假山桥”穿过运河引着路人进入广场,此处运河沿岸的草皮很厚,但已洗尽绿色。
      运河西岸的路很开阔,一条小桥再次跨在运河流向东昌湖的一个分支上,主河道则继续北行。步行几分钟,拾阶而上即到山陕会馆,运河沿岸一颗璀璨的明珠。
      会馆北行即是“一中桥”,桥西北耸立着一座古朴的建筑——聊城市基督教堂,大门紧闭,铁栅栏围墙也遮有幕布,神秘、肃穆。
      前行几十米,运河一条支流流向西侧的丁家坑,主河道则掉头流向东北方,著名的大码头遗迹就在河的西岸,新修的码头干净整洁,一些已有风化条石透露出岁月的痕迹。
      再过一座桥就到小码头,运河再次左转即达闸口桥(聊城人都知道),这里也是通济闸遗址所在地。
      漂亮的运河穿着新衣继续北行,经过聊城古槐、运河廊桥、利民路桥、鼎瞬桥、王口桥、兴华路桥、振兴路桥、建设路桥,至此,河水被截留。
      继续北行,河道西岸仍在施工,因此环境也稍差了些,运河重修一直到双力路桥,站在桥上北望,运河旧貌呈现在眼前——河道里有庄稼生长的痕迹,两岸杂草丛生。
      一路走来,记者统计的数字是,运河上共有24座桥,只是大部分没有官方命名。
2.探访:万寿宫啥样护城堤咋修
      走完运河河道,记者开始沿运河两岸寻访运河留下的文化遗产。
      走进山陕会馆后花园,一座座石碑呈现在眼前,一尊玻璃罩内的石碑引起记者的注意——这通光绪年间的石碑就是万寿宫的平面图。
      万寿宫就是江西会馆,也是大运河曾经赠送聊城的一份礼物,石碑显示万寿宫进门是戏台,过戏台两边是看台和钟鼓楼,向前走则是神殿,神殿后面是阁楼,左右有屋廊。
      万寿宫碑记前方还有一尊体态庞大的石碑,静静地平躺在玻璃罩内,名为《聊城修护城堤碑记》,是清朝“字甲天下”的邓钟岳书写的,很有研究价值。
      从碑文记载可知,护城河堤几百年来抵御洪水,发挥着保卫古东昌府安全的重要作用,后来被冲毁。在雍正九年,时任聊城知县的蒋尚思带领居民重修护城河堤,动用人力25万多人,花费3827两银子,完成的堤坝长6000多米,高3米多,堤脚横量是18米,面广6米。
      为了纪念这一工程,当时蒋尚思本人撰文,言辞中对他的上司多有奉承之意,也是他邀请时任礼部侍郎的聊城籍状元邓钟岳镌刻碑文。据了解,2007年邓钟岳状元的直系后人邓树堂,出资万余元,利用拓片将石碑复原。
      光绪十年(1884年)6月,聊城籍官员朱学笃(1826年-1892年)题跋称,邓钟岳的书法有赵孟頫的神髓,“名迹珍惜,堪垂久远”。
      走出会馆,来到闸口东小东关街,这里曾是月河圈的富庶之地,一座小桥赫然矗立街中。“这个桥叫迎春桥,是月河圈上12座桥中仅存的一座。”中国运河博物馆馆长陈清义说。
3.惊叹:东西清真寺都已六百年
      由闸口向西至东关桥头右转,就来到大礼拜寺街,北行几十米路东即是清真西寺。
      寺门重修过,但依稀能看到过去的踪影,红漆大门两侧配有彩色的纹饰,新修灰墙上镶有风蚀痕迹的砖雕,金色“清真寺”三字遒劲有力,落在蓝色的匾额上,亮丽又不失庄重。
      大门北侧立有“聊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门楼上方瓦片整齐有序,两檐上有十二生肖的雕塑,栩栩如生。
      走进大门,二门的造型让记者眼前一亮——门楼飞檐直冲云霄,十二生肖如在云中飞舞,更为奇特的是整座门楼没有一颗钉子,完全是木材和砖瓦建造。
      穿过二门,迎面即是一座影壁,影壁青砖筒瓦,大脊长伸,青砖叠砌。绕过影壁,便到了清真寺第一进院落,大殿已经拆除,原址上正在施工。“清真西寺也叫大礼拜寺,始建于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距今已有625年的历史,其间经历战乱,解放战争时大殿被破坏,1957年重修,但距河水太近,地基下沉,出现多处裂缝,今年9月份拆除准备重建。”清真西寺管理委员会主任窦余庚说。
      不过,大殿两侧的南北讲堂仍然完好,北讲堂成为穆斯林临时做礼拜的场所。每年开斋节、古尔邦节等节日,寺庙都要举行盛大聚会,不过今年因为寺庙重建而取消了古尔邦节的庆典,11月26日,窦余庚就将通知公布出去了。
      出大礼拜寺街东行是小礼拜寺街,小礼拜寺即清真东寺就在这里,它也是聊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步入大门,南侧有沐室,是穆斯林进行宗教活动沐浴净身的场所。正西方的大殿由前后殿两部分组成,前部为单檐硬山顶,卷棚廊,后部为重檐歇山顶,两顶勾连搭成,大殿可容纳千余人。
      礼拜殿南山墙外建望月亭,每年伊历九月进入斋月时,阿訇、乡老登楼寻望新月,以定斋月始末。现第二进院落已毁,灰瓦排在墙上,有两颗古树相伴,似乎诉说着那遥远的故事。
4.馆藏:元代镇水兽清代木质联
      出清真东寺北行过白玉桥就是宋代铁塔,铁塔高高耸立,四周围有铁栅栏,周围的民居已经变成楼房,铁塔周围的环境比前些年好了很多。
      继续北行,穿桥来到卫育路,抵东昌路左转西行,过凤凰台就到中国运河博物馆。
      博物馆第三展厅是大运河聊城段陈列,这个展览将详细介绍中国大运河聊城段的开挖、治理、经济与文化。
      进门即见一对镇水兽,他们原在东昌府梁水镇境内梁闸的燕翅上,后在运河拓宽时,被移到聊城公园进行保护,不久前才转移到运河博物馆。
      关于镇水兽的传说是这样的——龙生九子各不同,其中性好水的名曰八夏(两字都有足字边),八夏是镇水兽的一种,龙头、蛇身、蜥蜴尾。
      在我国古代,镇水兽是较常见的,人们除了把它当作一种装饰外,也有防止水患、避免水害的意思。有一说法“摸摸头,不发愁”,记者看到这对镇水兽的头部非常光滑。
      再往前走,有关运河的场景、实物很多——有石权、铸铁闸扣等等,最为引人注目的是邓钟岳手书的木质楹联——葵怀思向日,玉树欲临风。
      博物馆内再现了聊城东关商业街夜景,夜幕下雄伟的建筑就是现在仍坐落在运河西岸的山陕会馆,聊城古八景之一的“五崇连樯”就是指这里,据说当年康熙,乾隆来聊时也是在这里的登陆的。
      而一座大码头义井碑也非常珍贵,据说当年聊城运河沿岸一家姓刘的人家为了方便装卸货物的商人饮水而自费挖掘的,这块大码头义井碑,刻于光绪五年,也是在运河开发时征集到的,大码头义井现在仍在大码头附近。
      文化的昌盛,也使聊城在明清之际,成为全国刻书、印刷、制笔中心之一。聊城的书业德、善成堂、宝兴堂、有益堂四大书庄,在运河沿岸独占鳌头,所印图书远销全国各地。展厅展出的这些古籍善本,大都出自这些书局、印庄。
      即将走出展厅时,摆放在门口的一个石狮子头吸引了记者的目光,据介绍它是在运河重修时发现的,应该是明清时期的遗物。

聊城土桥闸遗址出土清朝镇水兽

聊城梁水镇土桥闸遗址出土清朝镇水兽

  专家称,其名“趴蝮”,为龙子

  本网讯 梁水镇土桥闸遗址自2011年被评为十大考古新发现后,一直在陆续出土瓷器、陶器、石碑等珍贵文物。2012年10月30日,记者在东昌府区文物管理所见到了该遗址新出土的文物镇水兽。专家称,其为清朝年间雕刻,名为“趴蝮”(音ba xia,此两字实为“虫八 虫夏”,但现已不使用)。

  记者看到,这尊镇水兽轮廓清晰,呈现卧着的姿态,表情温和,身上盖着薄薄一层土质,只在棱角处能看到石头本身的灰黑色。据东昌府区文物管理所工作人员李燕介绍,这尊镇水兽长约1米,宽40厘米,高45厘米,雕刻石质采用的是青石,专家鉴定认为其为清末所雕刻,名字叫“趴蝮”。李燕说:“这尊镇水兽是在土桥闸的东南角发掘出来的,之前已发掘出三尊,其中一尊与这尊一模一样,还有一尊形象表情比较凶猛,呈现坐姿,另一尊是残缺的。这四尊镇水兽的出土位置,正好处于土桥闸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

  据专家称,中国的桥梁,从古至今大多服从于其结构和功能,而不注重装饰,即使装饰,也多在桥梁的附属构造上。比如栏板和望柱——都是可驻瞻之处。“镇水兽”是龙的的儿子,百姓认为其能镇伏桀骜不驯的桥下“水怪”,达到防治水患保平安的目的,于是常在造桥的时候雕刻其形象,置于水边或者桥柱上。还有一种叫螭,也是传说中龙的九子之一,嘴大,肚子能容纳很多水,在建筑中多用于排水口的装饰,刻栏板柱头或拱券龙门石上,称为螭首散水。

 


 

二、铁牛

昆明湖的镇水的传说

颐和园昆明湖东堤岸边,十七孔桥桥头不远处,有一只神态生动、栩栩如生的镀金铜牛,它昂首安卧于岸边,炯炯目光注视着昆明湖的西北方向。是我国现存最大的古代镀金铜牛,也是颐和园内一处重要的人文景观。

北京的镇水神兽的传说

 乾隆二十年(1755),沿用大禹治水的传说,仿唐朝铁牛上岸的做法,命匠人铸造了一只铜牛,为了表示大清王朝的繁荣强盛,铜牛全身镀金,并在金牛背上用篆文铸了《金牛铭》,其全文是:

“夏禹治河,铁牛传颂,义重安澜,后人景从。制寓刚戊,象取厚坤。蛟龙远避,讵数鼍(音驮,一种爬行动物)(音元,俗儿鼋) 湾此昆明,潴流万顷。金写神牛,用镇悠永。巴邱淮水,共贯同条。人称汉武,我慕唐尧,瑞应之符,逮于西海。敬兹降祥,乾隆乙亥。”

北京的镇水神兽的传说

 镀金铜牛放置在昆明湖岸边,还能起到考查昆明湖水水位的作用。据科学考证,昆明湖的东堤,比故宫的地基高约10米。以前,遇到大雨之年,昆明湖一带便成水患之地,为了防止昆明湖东堤决口,殃及紫禁城受害,在此设置铜牛,观察湖水水位线,随时知道水位比皇宫的城墙高多少,以便加强防护,免使皇宫遭受洪水之灾。

然而,这个铜牛有许多传说:

 天上人间话铜牛

铜牛是天上牛郎的象征。乾隆皇帝把自己比作天上的玉皇大帝,把昆明湖比作为天河。在天河两侧必有牛郎和织女。昆明湖东堤岸边设置了"牛郎",那么织女又在何方?据有关史料记载,昆明湖西侧有"织耕图",以此象征"织女"。据民间传说,在昆明湖西墙外某一菜园里,曾发现了"织耕图",的踪迹。有一汉白玉石碑,上刻有三个字"织耕图"和乾隆御笔的方印,这织女如何在西墙外?据分析,在1860和1900年,因为晚清府腐败无能,颐和园 遭帝国主义列强两次劫难,很多珍贵文物遭受破坏,被偷盗哄抢很多,有一些流失园外,也就不足为奇了。乾隆把自己比作玉皇大帝,晚清贪图享乐的慈禧太后,则把自己比作天上国母王母娘娘。在扩奸建颐和园,她曾传下御旨,要将颐和园修成"天上人间"。佛香阁 象征天宫,昆明湖好比天河,八方亭和龙王庙一带便是人间了。既然有天宫天河,当然要有牛郎和织女了。为此,她见昆明湖东堤已经安置了铜牛,能够象征牛郎,所以又在石舫的旁边,建起了织女亭。铜牛的身子朝东,头扭向西北,正好冲着织女亭所在方向,以昆明湖(天河)为界,便暗合了牛郎和织女美丽动人的故事传说。 

铜牛遭难民相救

1860年,英法侵略军攻入北京城,侵占了颐和园。侵略者贪婪无度,掠夺成性,破坏园林,抢夺文物。镀金铜牛身上的金箔,也成为他们抢的目标。这伙儿强盗竟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块一块剥金箔。铜牛的金箔剥完之后,还打算将铜牛运出颐和园。民众们经过商议,决定挑选十个身强体壮的大汉,趁天黑夜静之时,带上工具,潜入颐和园,将铜牛沉入了昆明湖底。这一夜,狂风大作,暴雨如注,昆明湖东堤留下一点痕迹。第二天,附近居民纷纷传说,铜牛被大风刮跑了,洋鬼子寻不到破绽,以为是上帝的安排,也就没有再寻找。由于人民的保护,时至今日,铜牛才得以在昆明湖东堤岸边,向广大游人展示。

三、沧州千年“镇海吼”铁狮:
  沿着古人的足迹,我们来到沧州铁狮的脚下。沧州多水,水多为患,一千零五十三年前的后周广顺三年,沧州人铸造了这尊体阔近丈、重约40吨的巨型雄狮。这是我国目前最大的铸铁艺术品,铁狮躯体高大,面南尾北,昂首挺胸,怒睁双目,巨口大张,四肢叉开,仿佛疾走乍停,又似阔步前行。威武雄壮,栩栩如生! 铁狮子又名“镇海吼”,为什么要铸造个铁狮子呢?它是镇海的。因为那个年代我们这块它属于“九河下梢”是入海口,水患非常严重,老百姓对洪水非常痛恨,可是那个年代人们的认识很肤浅,他总认为水是龙管着的,咱们这块闹水灾肯定是有一条恶龙,一种朴素的想法就产生了——镇住它吧!别让他再闹了。那用什么镇海啊?因为龙在人们的心目当中已经被神化了,不是一般的动物。人们想来想去,就铸造了这头雄狮。

运河上的镇水兽 

四、黄河镇河铁犀
  镇河铁犀在河南省开封市许铁牛村,为明朝河南巡抚于谦为镇降黄河洪水灾害而建。 镇河铁犀表达了人民要求根除河患的强烈愿望,也是古代中州大地迭遭水患的历史见证。

 

五、 洞庭湖镇水铁枷

 

 

洞庭湖镇水铁枷

  在湖南洞庭湖畔岳阳楼下的沙滩上有三具巨大的铁制物件,其状如古代囚系犯人的枷具。宋徽宗时有个名叫范致明的人,在《岳阳风土记》一书中对这些铁制物件提出了五种推测,其中有一种推测认为是因洞庭湖风涛险恶,特铸几具铁枷以镇湖妖的。

       南京市朝天宫﹑灵谷寺各有一具剪形铁器,重千斤以上。传说是从天外飞来的;据考证是古代向高处运送建筑材料的工具,作用同今起重机。
岳阳楼也有飞来剪,南京飞来剪疑太平天国遗物
  上星期,本报连续刊发报道,向广大市民征求南京两只“飞来剪”的来历,然而,尽管市民热情高涨,但“飞来剪”究竟是何用途,至今仍是一个谜。记者在这些天里,走访了许多南京本地专家和土生土长的“老南京”。在起重器械、郑和铁锚和镇蛟镇水之物这三种说法中,大多数人都同意“飞来剪”是古代起重器械的说法。对其年代也多认为是明代产物。但没有人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据。 
  正当记者的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南京大学老干部萧旭先生提供的抗战期间石湖镇的黄河故道中有类似“飞来剪”的线索给了记者启发:现在,中国的其他地方会不会有“飞来剪”的存在呢?经过多方打探,这个猜想竟然被证实了——湖南洞庭湖畔的岳阳楼下真的存在着3只和“飞来剪”几乎完全一样的大型铸铁件。 
  两地“飞来剪”外形基本一致 
  在岳阳楼公园管理处刘女士的帮助下,记者见到了被当地人称为“铁枷”的神秘铸铁件的照片。它和南京的两个“飞来剪”外形几乎完全一致。颜色与南博的“飞来剪”一样,通体呈青黑色。四脚圆润外翻,中间亦有两条平行突起。唯一不同的是,南京的两只“飞来剪”在平行突起的外侧对称分布着两个圆洞,而“铁枷”上的圆洞一个在平行突起之间,而另两个则在同在一侧的两只脚上。 
  刘女士介绍说,岳阳楼的三只“铁枷”原先是在楼前洞庭湖畔的沙滩上的,平时看不到,只有在枯水期才会露出水面。解放前日本和美国人都曾试图将其运走,但均未得逞。照片上的这只是1980年5月岳阳楼公园用三辆绞车同时作业,才移至平台上,使其免遭水淹之苦的。这枚铁枷长2.70米、宽1.82米、厚0.37米、腰部宽0.89米,比南京的“飞来剪”还要大一圈。 
  岳阳史料:“飞来剪”是“镇水之物” 
  这至少说明,“飞来剪”出现在南京并非偶然,在中国历史上某一时期内,它们曾在很大一片区域中存在过。当地史料又是何时开始记载此物的呢?记者了解到,早在1100年前,北宋人范致明的《岳阳风土记》中就记载:“江岸砂碛中,有冶铁数枚,各重千斤,长一丈、厚二尺、四端平分燕尾,若两欤相向,中各有巨窍,径尺许……”《岳阳风土记》乃是当地地方志,历代均有编修,在此之前,距今1600年前的西晋人周处也曾编纂一本《岳阳风土记》,可是那本书中并未有“飞来剪”的记载。由此推测,岳阳楼下的“飞来剪”当时在从西晋到北宋的500年间铸造的。 
  岳阳楼的这些“飞来剪”是何种用途呢?宋代就有争议,范致明的《岳阳风土记》中说:“不知何用也,或云:‘以御风波’。”另一个当时人王梅溪则认为是“断蛟螭害”,而张世南在《游宦记闻》却认为是作“巫术”用的“厌胜”物。而明人张元忭的《巴陵游览记》则说它是吴人的“镇江”之物。刘女士告诉记者,当地学者到现在仍无定论,但是大多认为是镇蛟镇水之物,没有实际功能,至于是机械部件的观点却无人提出。 
  故宫专家:南京“飞来剪”疑太平天国遗物 
  最后,记者又打电话到故宫博物院,故宫研究部的一位中国古代金属器物的研究专家饶有兴趣地听了记者的介绍。他表示自己虽然见过许多大型金属物件,但是“飞来剪”这种奇特外形的铸铁件却从未看过,也没有见过相似的东西。“不过从我的经验来看,它们应该不会是实用器械,古人用于镇邪气镇水倒有可能。”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国最大的铸铁件是沧州铁狮,其铸造的年代是北周时期,与岳阳楼“飞来剪”铸造年代很接近。它的作用或为镇州城或为镇水患。这对考察“飞来剪”的作用有一定参考价值。 
  那么南京的“飞来剪”是不是也是宋代以前的呢?这位专家认为不可能,他对甘熙《白下琐言》中记载的飞来剪上铸有“吴天金”三字十分感兴趣:“南京曾是太平天国的都城,并改名‘天京’。我大胆猜测‘吴天金’三字中,‘吴’指南京古为吴地、‘天’指天国天京、‘金’指太平天国从广西金田村开始。因此它可能是太平天国的遗物。”因此,故宫的这位专家推测金陵第一奇物“飞来剪”乃是太平天国时期铸造的用于镇城镇水的“非实用器”。
    飞来剪“天吴金”为朱元璋称帝造势
  志公殿前的底墒有一块叉形铸铁,名“飞来剪”,又名“双铁镇”。据记载,飞来剪上原来铸有“天吴金”三字。相传此剪为东吴赤乌时,因山中有蛟龙,铸此剪以镇蛟龙,古又名“双铁镇”,其实是误传。朱元璋在称帝前曾自立为吴王,此铁正是那时所铸,故有“天吴金”三字。明初建灵谷寺,飞来剪是用来举重提物的工具。
  相传,飞来剪“既呼镇土神,又呼窃米崇”。俗谓:昔人以此镇丰水,其在铁仓者,每日上米祭之,否则能窃米。有专家推测,飞来剪其实是朱元璋的愚民道具,就像当年陈胜、吴广起义时所用的“鱼腹丹书”和‘篝火狐鸣”伎俩一样,是为自己登基做铺垫。南京城出现过3把飞来剪。



0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聊城中华水上古城 | CopyRight(C)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帕洛阿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