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估游客人数: 10000人 12000人 13000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品味古城 > 水韵古城 >
运河上的钞关
作者: ssgctrip.com 来源:ssgctrip.com 发布日期:2017-09-23 13:03 查看次数:

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这样描述临清:“其中商业茂盛,为大汗微征赋税,其额甚巨,此强格里城中央夹有一宽而深的河流经过,河上运输有丝、香料及其他,巨贾货物不少。”

      因元、明、清三代王朝都在北京建都,政治中心北移,而经济却依然依赖南方,运渠随成了国家的命脉。在漕运的推动下,沿运城市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到了明代,临清更是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历史记载:“临清实南北要冲,京师之门户,舟车所至,外连三边,士大夫有事于朝,内出而外入者道必所由。”      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乾隆帝南巡驻跸临清赋诗赞曰:“临清傍运河,富庶甲齐郡……”。是年,临清升为直隶州,此时,临清登上了她历史上辉煌的顶峰,成为全国33个大城市之一,江北五大商埠之一,临清钞关税收居全国八大钞关之首,并以“军事要地、漕运咽喉、商业都会”而著称于世。      临清是完整体现中国运河经济文化历史兴衰的典型代表,几百年漕运的繁盛,使这座小城滋润着运河文化的神韵。现传统的小城内,分布着五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且均是明代建筑,是运河文化的宝贵遗产。临清是历史文化名城,有一位学者来临清考察后曾发出这样的感慨:“来到临清,就像进入了明代文化博物馆”。

 

      自元至明、清间,临清依运河而兴,成为联系南北的要冲,名列江北五大商埠之一,并一度与苏杭齐名。就连经多见广的清朝皇帝乾隆也发出了这样的赞叹:“临清傍运河,富庶甲齐郡”。那么我想,这个“清”字与运河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无论从哪个方面讲,临请的形成与发展与水与河有着必然的联系。在当地,我听到了这样的说法:“临清的文化是从河里来的。”实际上,临清的文化也就是典型的大运河文化。是近千年的运河水,流出了临清经济的发达与繁荣。商业的繁荣,带动了人口的流动、迁徙和往来,于是,人们便在这里大量会聚,人类的会聚,各种不同的文化理念和生活习俗便在运河边碰撞,这种碰撞就能促进人类文化的发展。

      河流的南北交汇,地域上的东西融合,临清的盛名就由此而起。那这“清”字与运河有何渊源?原来有条发源于太行山的卫河自古就流经临清。而这条卫河又被称为清河。远在1700多年前,这里就因临近清河而得名,一千多年来,临清的名字一直被沿用至今。更巧合的是,清河在临清北侧的段落为京杭大运河所借用,形成了两河汇流、二水一统的景致。所以,虽为临清,也可说为临运了。临清的昌盛发达,靠的是运河。如今我在临清的运河边,航运不再,水流中断,是古运河岸边那摇摆的细柳向我诉说那些曾经发生在这里的历史故事。临清似乎很早就有名气,但多数人又不知她名在哪里。一些城市的知名度是因为山、水、酒、烟、美食、名人等,如孔繁森和焦裕禄,都知道是聊城和淄博人,有多少人知道民族英雄张自忠是临清?如今有人知道季羡林为临清农家子弟出身,过去又有几人明白?

 

      临清的变迁和兴衰皆因一条运河,临清的历史在运河,临清的辉煌也在运河,要想了解临清,还得沿着运河去寻找,那里有临清的足迹与文化。

 

临清市内古运河

      鳌 头 矶

 

      鳌头矶座落在市中区会通河分叉处,是京杭大运河一处著名的名胜古迹,建于1417年。此处原为元代运河和明代运河交汇处的一座石坝,其状如鳌头,两条运河上的四处河闸如同鳌的两只足,广济桥在鳌头矶后如其尾。石坝上所造的古建筑就被称为鳌头矶。明代临清籍书法家方元焕为鳌头矶题写了“独占”二字,寓“独占鳌头”之意。

 

鳌头矶石碑

   方元焕的书法——独占(鳌头)

      明代成化间大学士、著名诗人李东阳写了《过鳌头矶》诗二首,使临清一时名声大起。          

                                     
      十里人家两岸分,层楼高栋入青云。
      官船贾舶纷纷过,击鼓鸣锣处处闻。
 二
      折岸惊流此地回,涛声日夜响春雷。
      城中烟火千万集,江上帆樯万斛来。
      此诗绘声绘色地描绘出当年临清繁盛的运河风情。当年,高官大贾、文人骚客乘船途经临清,多是登楼临阁,眺望运河一线,船来船往,帆樯如林,即寄情抒怀,作诗吟对,该是何等惬意……几百年的兴盛一页页翻过,但通过建筑遗留下来的凝固的乐章与历史,却依然矗立在大运河之畔,佐证往日历史的沧桑,迎接即将来临的运河的再次辉煌。

 

      在鳌头矶院内,有座“古砖陈列馆”,里面展示的是历史上临清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对中国历史的伟大贡献。在史学界有“漂来的北京城”之说,营建北京皇城的重要建筑材料——大青砖,则大都来自临清。自明永乐时起,便在临清设立了工部营缮分司,派总工程师负责烧造,提督收放。据史书记载:明永乐年间为了迁都,用了十五年时间在北京大兴土木,营造皇家宫苑、城池,临清的官窑业即创于此。由于需用量大,临清沿运河两岸布满了砖窑,烧制过的皇砖重达50多斤,而且每块砖要经过严格检验,质量要达到“击之有声,断之无孔,不碱不蚀,硬度与青石相当”,然后用黄裱纸封好,搭船经运河运往北京。可以想象,在那漫长的岁月里,该有多少临清大青砖顺着古老的大运河“漂”向了北京城!
      几百年岁月悠悠,紫禁城的宫灯闪烁明灭,运河岸边临清皇窑里红红火火,昼夜不停。可今日,红火已息,陈迹尚在。但大青砖作为一种特殊的建材物质和文化凝结,融入了紫禁城的角角落落,铭刻进了一个朝代的历史——从鳌头矶到紫禁城。

      鳌头矶就像一位历史老人,五百多个春夏秋冬,它一直在鸟瞰运河的盛衰。它又像一座纪念碑,铭刻着这座城市,这条大运河,连接着运河的过去和现在,现在和将来。

      运 河 钞 关

      临清的运河钞关(收取关税的地方)离鳌头矶不远,只有300多米,始建于明德四年(1429年),算起来已有580年了。这座钞关在运河漕运史上占有极重要的地位,是一处重要的历史文化遗存。而且是全国唯一的一处钞关旧址。200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人们的眼眶子高了,他们不看第二,只看第一;有人更甚,不管第二第一,只想唯一。要说运河钞关,那临清的钞关是名符其实的全国唯一了。

 

                                 运河钞关石碑

                                        钞关大门
      明初,基于临清成为漕运咽喉、商业都会以及诸王练兵、漕粮储积、贡砖烧制、商市税征等原因,永乐21年(1423年),山东巡抚陈济上疏,要求在临清设钞关。到了1929年,朝廷开始在临清设立钞关。至万历年间,临清钞关年征收船料商税银八万八千余两,居全国八大钞关之首,占全国课税额的四分之一。山东全省万历年间一年的课税银只有八千八百余两,只及临清钞关所收十分之一稍强。仅此一例,足见临清钞关地位之重。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在临清钞关演绎了一场震惊朝野的重大事件,在中国的封建社会历史上留下了沉重的一笔,那就是庶民织筐夫王朝佐的反监税斗争。
      在明朝的中后期,大量的商税收入刺激了封建统治者的贪欲,从而造成了乱征求资助之风。万历时,百税杂出,征税中官遍布天下,临清更是重灾区。中官马堂征税临清,网络党羽数百人,强取豪夺,“虽平昔富庶繁丽之乡,皆称凋敝”。临清商民为之罢市,地方民众一万多人纵火焚烧了马堂署,杀死击毙其党羽37人。一介布衣王朝佐勇敢地站出来,慨然承担了全部责任,以己之命免除众人之难。王朝佐英勇就义后,乡人为此建祠立碑,在钞关内供人瞻仰。此事件及碑刻拓片,如今陈列在中国历史博物馆。
      大运河的开通,给临清带来了繁盛发达,但专事压榨盘剥商贾的马堂署也随之产生了。有了马堂署的恶行,就有了上万民众的抗争,就有了王朝佐的就义牺性,由此也就构成了临清运河的一段历史。



0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聊城中华水上古城 | CopyRight(C)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帕洛阿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