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估游客人数: 10000人 12000人 13000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品味古城 > 水韵古城 >
三千里曹挽咽喉 四百年江北都会—京杭运河城
作者: ssgctrip.com 来源:ssgctrip.com 发布日期:2017-09-23 13:02 查看次数:

  历史究竟给了聊城什么样的机缘,使它在明清时期保持了四百余年的繁荣?历史又给它开了什么样的玩笑,使它在最近一百余年来默默无闻?历史又是怎样再一次垂青于它,使它在近几年来以“江北水城”和“中国北方的威尼斯”的美称又渐渐为人们所熟知?—这一切都与京杭大运河有关。

独登光岳楼 临眺起沧桑

 

  在明清时代山东运河沿岸的城市中,仅次于临清和济宁的有两个,一个是德州,另一个便是东昌,即聊城。虽然它的发达程度及重要性比不上临清和济宁,但它却是明清时期山东运河直接经过的四座城市中唯一的一座府级政治中心城市。

  聊城历史悠久,春秋时称聊摄,为齐国西部重要城邑。战国时期,聊城为诸侯争战之地。秦改立县制时初置聊城县。北魏时聊城为平原郡治所,隋、唐、宋、金时为博州治所,元世祖至元十三年(1276)改为东昌路治所,明清时为东昌府治所。东昌之名,原自汉宣帝时封清河刚王子为东昌侯始,虽然当时的东昌侯国并不在后来的东昌府境内,但东昌之名被沿用了下来。
  今天的聊城,是经过历史上多次迁徙、修筑之后才稳固下来的。五代时后晋开运二年(945),聊城曾因“河决城圯”而迁往在其东南十五里的巢陵。北宋淳化三年(992),又因“河决巢陵,乃移治孝武渡西”。今日聊城的修筑,始于北宋熙宁三年(1070),当时只修了一座土城。到明朝洪武五年(1372),东昌卫守御佥指挥使陈镛始改建为砖城。该城方圆约七里,高三丈五,基厚二丈,东西南北共设四座城门。城墙上建有25座楼橹(古代军中用以侦察、防御或攻城的高台)、2700多个垛口。环城设47个更庐,48个栖卒之所。可见聊城在明初是一个地方政治中心,更是一个军事重地。
  聊城城内的建筑繁多,构成了一个恢弘庞大的建筑群,在山东各署府中可算首屈一指。除了一般治所的公共建筑如衙署、仓库、学校、庙宇之外,还有其他著名的建筑。其中有非常引人注目的万寿宫,是专门为了供皇帝巡幸驻跸而建造的。清代康熙、乾隆二帝巡幸全国,曾十余次经过聊城,故此处万寿宫的建筑规模也相当可观。这个建筑群由宫门和两座大殿、四座东西朝房组成,其余还有守宫人役住房等。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几座城楼。一是位于城区东北的望岳楼,现已不存。二是位于城区西北的绿云楼,始建于宋代,名曰白公亭,元代改建为绿云楼,也称绿云亭,后废弃,改为依绿园。第三个就是保存至今的、与黄鹤楼及岳阳楼齐名的光岳楼。
  光岳楼建于明朝洪武七年(1374),系陈镛修筑聊城完工之后,利用剩余材料建成,因而初名“余木楼”。明朝弘治九年(1496),考功员外郎李赞认为它“近鲁有光于岱岳”而改名光岳楼。光岳楼由楼基和四层主楼构成。主楼全部为木结构,四面飞檐斗拱,通高33.5米。楼基为砖石砌成的方形高台,占地近1200平方米,高9.38米,四面各辟有一个非常宽阔的半圆拱门,东西南北交相贯通,中心处为十字交叉拱,可供车马行人通行。光岳楼正好位于十字路口的交汇点,处在聊城的正中心。明代倭寇猖獗,建造此楼的主要目的是“严更漏而窥敌望远”。明万历五年(1577)进士、文武双全的聊城人傅光宅(1547—1604)《饮光岳楼》诗云:“画楝雕甍依大清,平时岱岳俯东瀛。天低远树浮烟回,水绕孤城落日明。座引长风消暑气,野含时雨近秋成。传闻海外风波急,一剑同怀报主情。”
      可见,光岳楼总能让人做军事上的联想,可以想见,光岳楼楼洞中平民百姓穿行其中,而它的顶部却旌旗招展,时刻有卫兵持械守望着,这应该是让人浮想联翩的一幅画面。后来,由于运河给聊城带来的商机,聊城逐渐变成了一个著名的商业城市,而光岳楼经过历代的多次修葺也渐渐改变了它的军事望用途,成为一座用来观光的城楼。楼的四面,建起了四个曲折幽长的回廊,与高大雄伟的光岳楼相映成趣。登上光岳楼,回想明清时代的繁华旧梦,那些大大小小的商铺、人来人往的客栈和莺歌燕舞的青楼,迎风飘扬的各色旗幌迎来和送去来自四面八方的客商,如浮云过眼,既真实又虚幻或者远眺黄河与运河交汇处,想象它的壮阔的波涛以及地处其界曾辉煌一时被誉为“小济宁”的名镇张秋,不禁使人襟怀开展,须眉欲动;或者遥望东阿,想起独占天下八斗之才的陈思王曹植之墓,令人不禁心生“从来多古意,临眺独踌躇”(杜甫)的感慨。
      同所有的城一样,聊城在挖土建造城墙过程中也开辟出一道护城河。护城河深二丈、宽四丈,护城堤绵延二十里。护城河上,与四个城门相对建有四座吊桥,以供人们进出城门。由于历史上黄河经常夺泗入海,护城河常常被淹没。为防止附近河水侵入城内,聊城人民在护城河的基础上拓展挖掘了东昌湖。东昌湖面积4.2平方公里,常年水深3~5米,是我国北方第一大人工湖,素有“北方西湖”之称。东昌湖引黄河水为源,湖水清澈,像一匹巨大的素练环绕着聊城古城区,古城区内又有片片湖水似明镜镶嵌其间,湖光波影与铁塔、光岳楼、山陕会馆等名胜古迹相映生辉,为聊城增添了迷人的色彩。

 

运河赐良机 “江北一都会”

聊城的兴盛源自京杭大运河带来的商业机遇

 

  隋朝大运河永济渠段在馆陶县附近进入今山东境内,然后沿今山东、河北省界东北流,经过今临西、清河到德州,又流进河北境内,尚与聊城无缘。大运河经过聊城始于元代。从南宋开始,江南的经济实力已大大超过了北方。政治中心位于北方的元朝,其“百司庶府之繁,卫士编民之众,无不仰给于江南”。为了更方便地将江南的财富向北运往元朝的首都大都(今北京),元朝政府于元世祖至元十九年(1282)十二月和至元二十六年(1289)正月分别下令开挖了济州河和会通河,沟通了济宁以北直至临清的河道,使运河自淮北直接流进山东,穿过华北平原以达京城,不必再绕道河南,比以前更方便了江南物资向京城的输入。其中会通河便流经聊城。但初期的会通河岸狭水浅,漕运功能不强。况且元末明初长期战乱,一度断了航路。明成祖永乐九年(1411)二月,明朝政府征发民夫二三十万,重新开挖会通河,同年八月竣工。开通后的会通河由济宁经张秋、聊城至临清全长385里,“深一丈三尺,广三丈二尺”,比元代大为拓展。为了保证运河的畅通,明清两代政府频繁地对大运河进行修治与管理,有的时期运河山东段几乎是年年治河,岁岁修坝修闸。

  运河贯通之前,山东西部地区交通不便,偏僻闭塞。及至运河贯通,以运河码头为起点或终点的众多区域性道路,使山东西部变成了一个开放的地区,促进了该地区漕运的兴盛,活跃了南北物资交流,使该地区的经济出现了一片繁荣的景象。作为京杭大运河山东段的重要码头之一,聊城处于鲁西北的流通中心地位,与山陕、辽东联系密切,其社会经济在明代曾一度走在了全国的前列。它也由明初的地方政治中心城市开始转变为一个商业城市,成为“商贩所聚”之地。
  然而在明代中后期,聊城的经济发展速度慢了下来。这主要是因为聊城在京杭大运河山东段的地理位置与临清和济宁相比较而言处于劣势。临清地处鲁西北,据汶卫交汇处,扼运河交通之要冲。而济宁居鲁西南,南控徐沛,北临汶泗,亦为运河交通孔道。明代江南货物大量输往北方,以这两座城市为集散之地,所以它们的发展速度尤为迅速。而聊城位于山东运河中部,则无此优势,所以它的发展速度远不如临清和济宁。但尽管如此,聊城的商业仍有明显发展,据万历《东昌府志》卷二《物产》载:“聊城为府治,居杂武校,服食器用竞崇鲜华……由东关溯河而上,李海务、周家店居人陈椽其中,逐时营殖。”
  到了清朝前期,华北地区经济发展速度加快,山东运河区域商品经济也发展到较高的程度,聊城城市的经济功能明显加强,其发达程度一度直逼临清、济宁等商业城市。清中期以后,由于几次黄河决口以及战争的破坏,临清受到很大的冲击,地位渐趋衰落,而聊城由于受到冲击较小,其商业规模甚至一度日渐扩大。特别是到清乾隆、道光年间,聊城商业达到极盛,成为运河沿岸九大商铺之一。据估计,道光年间聊城的商业店铺达1300家之多。全国各地客商络绎不绝地涌向这里,以致城东关外的运河中帆樯如林,舳舻相连;岸边车水马龙,货积如山。南国的丝绸、竹器、茶叶、食糖,北方的松木、皮货、煤炭、杂品等物品经运河源源而至,再由聊城转运周邻各县;而聊城当地所产的麦豆、乌枣、棉花、布匹、皮毛等物品则经运河运往附近各省,并转运四面八方。
      输向各地的聊城特产中,尤其以乌枣和皮毛著名。鲁西一带盛产梨枣,如东昌府恩县马颊河两岸的枣梨桃李果林带“凡五六十里”,堂邑、博平两县素有“堂梨博枣”之说,清初的阳谷县境内更是“梨枣相望”。聊城加工熏制的乌枣,“每包百斤,堆河岸如岭”,除少部分供应本地外,大部分都随回空漕船销往江南。据研究,清代乾隆年间,每年运往江南的山东的大枣及其他干鲜果品达五六千万斤之多。聊城乌枣也因而美名远扬。聊城的皮毛加工业规模和名气虽然不如济宁和临清,但其产量也颇丰,名声也颇响。万历《东昌府志》卷二《物产》云:“羊裘、毡出自府城(按即聊城)、临清者佳。”这除了是因为大运河带来的便利交通外,另有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自元朝以来,回族人的大量迁入带来的畜牧业和先进的皮毛加工技术。

  聊城发达的商品经济给自身带来了名声,被称为“曹挽之咽喉、天都之肘腋”,并有“江北一都会”的美誉。从某种意义上讲,聊城在清中期代替临清成为山东运河北段的最重要的商业中心城市。这真可以称为聊城历史上的一个黄金时代。

 


0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聊城中华水上古城 | CopyRight(C)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帕洛阿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