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估游客人数: 10000人 12000人 13000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品味古城 > 名人古城 >
寻找聊城七贤之首王道的足迹
作者: ssgctrip.com 来源:ssgctrip.com 发布日期:2017-09-23 13:37 查看次数:

  

     (□祝伟康)11月7日,聊城报业传媒集团副总编、聊城日报执行总编吴文立在浙江杭州参加2014中国新媒体峰会时收获了一个意外之喜:中午会议休息期间,吴文立在浙江日报休息室翻阅存放在这里的一些资料,其中在《浙江省青田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不可移动文物登记表选编》一书中,发现了一张“飞泉”碑刻拓片的图片,落款为“赐进士出身巡按浙江监察御史临清王道书”。这位王道,正是聊城七贤之首,北方心学的代表人物。

      据资料显示,该拓片高165厘米,宽78厘米,正文为楷书大字“飞泉”,小字部分为“大明嘉靖四年夏六月五日”,落款为“赐进士出身巡按浙江监察御史临清王道书”。该碑为王道传世的少数书法作品之一,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目前,聊城市政协正组织聊城日报等编辑《中国历代书画名家聊城真迹集珍》,一直在努力寻找王道的书画作品,此次发现的拓片照片,对于丰富全书内涵、提升文化高度有着重要意义。鉴于会议议程紧张,无法前往该石碑所在的青田县进行实地拍摄,仅拍摄了拓片照片。
       王道与王阳明
      王道,字纯甫,号顺渠。成化二十三年(1487年),王道出生于武城县的一户普通家庭中,在明代,武城县隶属临清州管辖,是东昌府管辖的“三州十五县”中十五县之一,因此王道自称“临清王道”。据万历年间《东昌府志》记载,王道十分聪慧,在正德六年(1511年)参加会试,并中进士,此时王道只有25岁。这一年会试的考官中,就有王阳明,因此《明儒学案》中说王道“受业阳明之门”。
      王阳明,名守仁,字伯安,浙江人,因曾筑室于会稽山阳明洞,自号阳明子,学者称之为阳明先生,亦称王阳明。王阳明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和军事家,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
      在非常重视科举中座主与门生关系的明朝,尽管王阳明不是主考官,但他与王道之间的关系依然是值得注意的。王道考中进士后,被朝廷授予翰林院庶吉士。此时山东境内“盗贼数起”,王道为了保护家人去南方避居,因此坚决恳请朝廷任命他到南方为官。后来朝廷改任他为应天府学教授,应天府即今江苏南京。在离开京城时,王阳明曾为他写过一篇《别王纯甫序》,深入探讨了关于教学的问题,并提出了“因人而施之,教也,各成其材矣,而同归于善”。
      第二年,王道在南京就任,此时在南京还有一位北方心学代表人物、聊城七贤之一的穆孔晖,时任南京国子监司业。穆孔晖字伯潜,号玄菴,成化十五年(1479年)出生于当时的堂邑县(今属东昌府区)。穆孔晖也是王阳明的学生,王阳明主持山东乡试时,“取(穆孔晖)先生为第一”。
      王道与穆孔晖在南京的情形,史书中记载很少,但对于同在南京为官的聊城老乡,他们之间的交往,值得后人研究。王道和王阳明之间,一直有着书信往来,如今在《王阳明全集》中,收录有四封王阳明写给王道的信,分别为正德七年一封、八年一封、九年两封。从信中内容来看,两人就心学中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在正德八年,王阳明写给王道的信中,明确提到了“心外无物,心外无义,心外无善”,是王阳明“心即理”学说的重要论断之一。
       王道与心学北传
       在对心学深入研究后,王道开始对王阳明的一些说法产生怀疑。据《明儒学案》记载,“所疑者大端有二,谓致知之说,局於方寸;学问思辨之功,一切弃却。”后来,王道师从著名理学家湛若水继续研究,但“其学亦非师门之旨”。可以说,王道对于心学的研究,是别出机杼、另有见地的。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对王道的评价很高,“先生所论理气心性,无不谛当。又论人物之别,皆不锢於先儒之成说,其识见之高明可知。”
      在王道对心学研究不断深入的同时,他对于官场逐渐感到厌倦。在南京,王道历任府学教授、仪部主事、吏部主事、吏部考功文选郎中。据严嵩为王道所作的《礼部右侍郎王公神道碑》记载,王道“前后在吏部十年,雅操端洁”。大学士方献夫向朝廷推荐王道“学行纯正,识度宏远,可备宫僚劝讲之职”,因此被任命为春坊左谕德。但王道坚决推辞,并以身体有疾病为由,辞官回乡。但士大夫对王道愈加称赞,不久后,朝廷重新任命王道为南京国子监祭酒。厌倦官场生活的王道,很快“又以疾乞归”。回到聊城老家后的王道“一意家居,屏迹城府,读书、讲学、种树、灌园以自适,盖不通仕籍者十有三年”。
      关于王道在家乡闭门读书、专心教学的经历,史籍没有详细记载。但从几个侧面,可以反映出王道在教育学生方面的成就。前文提到王阳明《别王纯甫序》,是关于“教”的探讨,这时王道只有25岁,已经开始对教育的方式方法进行思考;万历年间《东昌府志》记载,王道在南京国子监任职时,“诸生翕然向风”。
      在教导学生的同时,王道著书立说,著有《大学亿》《老子亿》《诸史论断》《大学衍义论断》以及批点六子书及韩柳欧苏文若干卷,如今有《顺渠先生文录》传世。可以说,王道在家乡的这十三年,为心学在北方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为聊城成为北方心学中心奠定了基础。
      嘉靖二十五年,朝廷重新任命王道为南京太常寺卿,很快升任南京户部右侍郎,“改礼部,掌国子监事,又改吏部而卒。”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王道去世于吏部任上,“赠礼部尚书,谥号文定”。
       飞泉石碑的珍贵信息
      王道在心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一席地位,但关于他的记载却并不丰富。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关于王道生平记载较为详细的,有严嵩所作的《吏部右侍郎王公神道碑》,黄宗羲的《明儒学案》,以及《东昌府志》《临清州志》等地方史料的记载,而王道的手迹更是罕见。
      在浙江省青田县石门洞景区,保留着王道所写的“飞泉”石碑。从拓片来看,王道楷书端正、笔力雄厚,堪称是书法精品。值得注意的是,落款为“赐进士出身巡按浙江监察御史临清王道书”。
      明代洪武年间,朱元璋置都察院,设左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及浙江、江西、福建、四川、陕西、云南、河南、广西、广东、山西、山东、湖广、贵州等十三道监察御史。其中巡按浙江监察御史,为十三道监察御史之一。
      但“巡按浙江监察御史”这个官职,在诸多记载王道的史料中均没有提及。但明朝的临清籍进士名叫王道的,又只有这一个人,因此可以推断,王道的确担任过“巡按浙江监察御史”一职,可能因为时间很短,因此未被提及。因此,这块石碑透露出的历史信息,对于研究王道的生平有着重要的意义。
      石碑的书写时间为“大明嘉靖四年夏六月五日”,根据严嵩所作的《吏部右侍郎王公神道碑》,王道在南京吏部前后任职达十年。嘉靖四年,正是王道在南京吏部任职的时间内,按理是不会改任“巡按浙江监察御史”的。但据记载,王道在南京任职期间,“更忧制”,也就是因父母去世而丁忧守制,是否在起复为官时,在一段时间内担任了这个官职呢?或是王道在吏部任职时,曾短期地兼任过“巡按浙江监察御史”这个官职?解答这个问题,还需要更多史料,来进一步地深入研究。

      如今,聊城重建七贤祠,如果能将王道的这幅书法碑刻作品放在七贤祠中,对于游客深入了解王道、感受聊城文化底蕴会很有帮助。也希望读者朋友在青田石门洞参观时,能多留意这通聊城先贤的书法石碑,欢迎广大读者朋友向《中国历代书画名家聊城真迹集珍》编委会提供这块石碑的拓片或照片,共同从这件书法珍品中,感受聊城先贤的魅力。

 


0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聊城中华水上古城 | CopyRight(C)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帕洛阿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