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估游客人数: 10000人 12000人 13000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品味古城 > 名人古城 >
聊城保卫战——七百守城战士 全部壮烈殉国
作者: ssgctrip.com 来源:ssgctrip.com 发布日期:2017-09-23 13:35 查看次数:

如今漫步古城区,仰望古老威严的光岳楼,欣赏青砖灰瓦的古韵建筑,远眺烟波浩淼的东昌湖,内心闲适安定之感油然而生。生活在安定富裕年代的我们,可曾想到76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抗击外来侵略的正义之战——聊城保卫战,在这场战斗中,七百余名抗日战士壮烈牺牲。

  在第一个烈士节到来之际,记者邀请东昌府区政协文史研究员高文广到古城区寻访烈士足迹,和老居民、烈士后人一起追忆、凭吊那些万古不朽的爱国英雄。

  拒绝撤离:誓死守土抗战 开展游击战争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疯狂入侵。十月下旬,日寇铁蹄已踏入山东德州一带,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韩复榘下达南撤命令。
  当时,时任山东省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聊城县县长的范筑先拒绝撤退,誓死保卫鲁西北。19日,他通电全国,表示“裂眦北视,决不南渡。誓率我游击健儿及武装民众,以与倭奴相周旋。成败利钝,在所不计,鞠躬尽瘁,亦所不惜”。
  通电发表后,在全国引起很大震动,极大地鼓舞了鲁西北民众的抗日热情。此后,范筑先在共产党员张郁光、姚第鸿的协助下,先后建起了30多个抗日县政权,抗日武装发展到35个支队、3路民军,约6万人左右,成功创建了鲁西北抗日根据地。
  此后,根据地士兵与日军展开了将近一年的游击战争。
  1938年春夏之交,范筑先率领部队约6000人,围困濮阳日军近两个月,进行大小战斗数十次,毙伤日军数百人,缴获大宗武器等军用物资。3月19日,传令队、手枪队及20多名骑兵,还有第二支队一个团、寿张县大队配合,分头向范县日军合围,伤敌十几人,俘虏伪军七人,致使敌人向濮县逃去。
  几天后,范筑先派出八个支队以及游击营、卫队营、手枪连等,开始围攻濮县日军,先后进行了攻城夜战、城北歼敌、城东麦田伏击、七里堂激战、石墓头大捷等战斗,最终将占据濮县的两千余名日伪军打跑,濮县得以收复。
  7月中旬,日军车队向东阿县的黄山渡口驶来,范筑先带领保安营、传令队星夜赶赴黄河北岸的牛屯进行战斗部署,次日拂晓,日军车队在黄庄出现,我军围攻截击,打死日军几十人,俘虏一人,缴获满载武器、弹药、给养的汽车13辆。这就是当时有名的黄庄大捷。
  济南战役是范筑先部队打得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1938年8月13日开始,第十支队、第三支队、第十二支队、第十三支队、第三十一支队以及青年抗日挺进大队,相互配合,与敌人进行了半个月的周旋拼杀。战斗中,范筑先之子、挺进大队队长范树民,参谋长何方壮烈牺牲。
  兵临城下:疏散城里居民 开会研究布防
  乌云遮日,阴风怒吼,寒凝大地。1938年11月中旬的聊城笼罩在沉闷、悲凉的气氛中。
  山东省第六区游击部队正准备纪念抗战一周年时获悉,从津浦路泰安段进犯的日军,于12日夜在东阿艾山黄河故道搭建浮桥渡河,东北方向多个县城的日伪军都在奔向聊城。由此判断,日军将对鲁西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
  当日司令部开会研究布防:范筑先将军到城外指挥调动部队围攻敌人;军法处处长刘佩之担任城防司令,县长郑佐衡担任副司令,留下游击营等少数人员守城;机关等非战斗人员全部撤出城。
  至14日晨,机关单位都已撤出古城。共产党员张郁光、姚第鸿撤出后,见范筑先还未撤出,又于午后回城外催促。这时,国民党山东省民政厅厅长兼鲁西行辕主任李树椿突然从临清赶来,与范筑先商谈部队整编事宜。
  至中午时,日军已三面包围古城。李树椿走后,范筑先赶忙出城,但出路已被鬼子全部堵住。
  当时被困古城内的武装主要是山东省第六区游击司令部的直属部队,包括保安第一营、传令队、执法队、工兵队、通信连及游击营的两个连,卫队营、交通队的大部分人员,总共不过七百人。枪支也仅有400支,不少战士只有一把大刀和四个手榴弹,有的新战士甚至没有武器。而敌人有精锐部队300余人,另有大量伪军协同,步枪、机枪等武器充足,还有飞机、装甲车的配合,占有明显优势。
  城头鏖战:日军炮火攻城 我军大刀退敌
  14日下午4时许,日军开始从南城门攻城,他们在南关天主教堂西边大院里架起重机枪,在火力掩护下,冲到城下试图翻越城墙。游击营战士挥舞大刀,与敌人展开肉搏战。范筑先率兵赶来增援,激战一个多小时,打退日军进攻。在这场拼杀中,30多名战士牺牲。
  黄昏时分,日军增兵强攻东关,部分守军被迫外撤,东关失守。
  14日夜间,范筑先打算调集城外部队援助,可电话线已被切断。我军从游击营、卫队营和武术队中挑选了50余名战士组成敢死队,从西关探路,试图突围。
  敢死队来到西关中段的吕祖庙时,敌人的四架重机枪同时开火,四名队员负伤,两人牺牲。敢死队无奈退回城内。
  黎明时分,敌人攻打西城门,城防副司令郑佐衡带队与敌人激战,将敌人击退。
  日军的炮弹不时落在城中各处,不少民居被炸毁,无辜群众被炸伤,古楼东一座百年老字号的酱菜糕点铺被炸塌起火。敌人的飞机也绕城侦查,轰鸣声惊得街上的战马嘶鸣、家犬狂吠。
  15日黄昏,攻城日军增至700余人。日军在猛烈炮火配合下,再次攻打东门。范筑先、姚第鸿赶到东门督战,激战两个多小时,打退日军多次进攻。
  日军出动三架飞机,环绕着城墙进行低空飞行,侦察我军的防务,并用机枪扫射,同时大炮也密集排射,掩护敌军爬城。四面城墙上守卫的将士,用大刀、手榴弹与爬上城墙的敌人死拼,连续击退敌人的多次进攻。
  此时,游击司令部所属的35个支队都分散在鲁西北各地,有的距离聊城上百里,无法及时赶到。由民团组成的八支队虽然据城较近,但战斗力薄弱,迟迟未能来救援。
  血染古城:七百将士殉国 三百民众遇害
  上午9时,日军爬上城头,守城战士与日军展开搏杀。一名日军用短枪打伤了范筑先将军的左臂。危急时刻,战士窦余泉冲过去用刺刀捅死了这名日军。范筑先将军被迫撤下城头,东门失守。陆子衡、张保全、窦余泉等30余人壮烈牺牲。
  东门被日军的平射炮轰开,一辆装甲车开进城来,机枪顺着大街疯狂扫射,日军涌入城内。稍后,装甲车被我军战士用捆绑在一起的数颗手榴弹炸毁。范筑先退至光岳楼下,组织部队与日军巷战。此后,北、西、南三面的敌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也先后冲上城墙,北城门随即失守。
  郑佐衡带领130余人,试图从西门突围。他们出城门后,遭到敌人火力封锁,被迫退回,日军趁机追进西城门瓮圈里。我军战士在子弹打完后,用大刀对付敌人的刺刀,最后展开肉搏战,郑佐衡(聊城县长、城防副司令)、林金堂(游击营营长)、赵玉坡(秘书主任)、崔乐三、李兆凯、陈保安等百余名将士全部牺牲。
  此时城门已全部失守,敌军蜂拥般冲进城内,范筑先及其警卫员陷入了敌军的包围之中。在日军飞机扫射时,范筑先的腿骨被打断。范筑先吩咐警卫员自寻生路,警卫们不忍离去。他们送范筑先去天主教堂医院治伤的路上,范筑先拔出自己的手枪自杀殉国。
  张郁光、姚第鸿等七人隐藏在状元街老百姓家,被敌人发现,临危不惧,英勇搏斗,被鬼子惨杀。
  战士们分散于大街小巷与敌人展开巷战。下午5时左右,枪声停止,聊城完全被日军占领。
  鬼子在古楼南街搜出百姓36人,将他们用枪或刺刀杀害。另外搜出的数百人由汉奸韵开哲指认谁是良民,他没有指认的70余人,全部被鬼子拉倒西门外杀害。
  这场聊城保卫战,由于外援不到,范筑先孤军奋战,共有700余名将士牺牲,300余名群众遇害。不过,从东昌府区《革命烈士英名录》中仅查到94名烈士是在聊城保卫战中牺牲。
  据古城老居民王同丰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基层政府曾经做过烈士报批工作,因为当时战死的士兵大多没有结婚生子,旁系亲属或消息闭塞或对报批不重视,也有一些家庭因逃荒、避难落籍外地,所以有相当一部分牺牲人员没有认证为烈士。
  永远缅怀:年年自发祭扫 承接爱国精神
  聊城失陷、范筑先将军殉国的消息传出后,举国痛悼,重庆、延安先后举行追悼大会,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送的挽联是:“战事方酣,忍看多士伤亡,显其忠勇;吾侪尚在,势必长期抵抗,还我河山。”国民政府还“特令褒扬”,“通令全国下半旗三天”。
  1941年4月,鲁西北抗日军民在梁水镇建立了“范公祠”,院落正中立有十几米高的“山东省第六区抗日英烈纪念塔”,另有多块抗日烈士名录石碑。
  1947年1月1日,聊城解放,入城部队于第二天来到范公墓前举行了悼念仪式。5日,全县干部又到此处公祭。
  1953年的清明节,范将军忠骸被移至邯郸冀鲁豫烈士陵园。移灵时,大批群众出动,自发抬棺。夹道群众排成十里长队,依依不舍地与这位抗日名将挥泪作别。
  1988年,在范筑先殉国故地修建了范筑先纪念馆,内有邓小平题写的“民族英雄范筑先殉国处”纪念碑。每年清明节,市区学校师生都来这里祭扫范筑先和他的战友们,接受爱国主义的洗礼。
  今年的烈士节,聊城革命烈士纪念广场将举行全市祭奠革命先烈活动,聊城千万名烈士将接受市民的敬意和祭奠。

  在得知我国设立烈士纪念日时,陈保安烈士的侄子陈林激动地说:“设立烈士纪念日既是缅怀烈士,更是提醒后人居安思危,不忘中华民族曾经遭受的屈辱,不忘烈士们浴血奋斗的历史,更好的继承先烈的爱国精神,以实际行动投身于民族复兴的大业中。”  (记者 赵迪)



0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聊城中华水上古城 | CopyRight(C)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帕洛阿尔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