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估游客人数: 10000人 12000人 13000人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景区规划 > 古迹建筑 >
聊城七贤祠一
作者: ssgctrip.com 来源:ssgctrip.com 发布日期:2017-09-23 16:48 查看次数:

 据清康熙《聊城县志·卷之三·人物志》记载:“郡城旧有明儒三先生祠,祀王文定道、穆文简孔晖、孟清献秋,太守岳和声复置汝训主并逯给谏中立、茌山张宏山后觉、赵素衷维新主并词,”称《七贤祠》。清末民初,《七贤祠》被逐渐废弃。

复建的七贤堂向北移至楼西大街西头路北

即将重建的七贤堂效果图

二十年代聊城老城区西部

宣统二年《聊城县志》七贤祠

原七贤祠的位置在老城区西南部(王赫诚绘)
      在聊城古城万寿观原址西侧 100米左右,曾坐落着一座七贤祠,供奉着王道、穆孔晖、孟秋,王汝训、逯中立、张后觉、赵维新等七位贤良。
      明朝晚期聊城境内曾有三贤祠,供奉的是王道、穆孔晖、孟秋三位先生;万历四十三年(1615)至四十五年间担任东昌知府的岳和声增加供奉了王汝训、逯中立、张后觉、赵维新,从此始有“七贤祠”之名。
      宣统二年《聊城县志》卷四·学校志,载:“七贤祠向在县西,道光知府朱锦琮改祀於书院后楼上。上供文昌;下供王文定道、穆文简孔晖、孟清宪秋、王恭介汝训、逯给谏中立、张宏山后觉、赵素衷维新各牌位。后增邓锺岳为八贤;旁以郡守胡德琳配祀。山长孔宪彝有记勒石。光绪壬辰又增孝毅先生朱学笃牌位於旁”。
王道
      王道(1487~1547),字纯甫,号顺渠,东昌府武城县人。当时东昌府辖“三州十五县”,武城是十五县之一,隶属临清州;所以,东昌人就把他作为家乡先贤来崇祀。
      明嘉靖《武城县志》载:王道……字纯甫,少颖悟不凡,十八领乡荐正德辛未进士。初选翰林庶吉士,以欲养祖母及继母力辞前职,改应天教授。擢吏部主事,历员外郎中,选法公平,门无私谒,以辅臣荐升左春坊谕德。未及,以疾归家。十余年,杜门讲学,足迹不涉公府。性恬淡夷旷,慕邵雍、司马光,而笃志力行实允蹈之。嘉靖间迁南监祭酒,经义德行各有学程。士类翕然宗之。旋复以疾告归家,后因台臣论荐,起太常卿,历任北京国子监祭酒,礼部、吏部侍郎。
      王道两任南、北国子监祭酒,他在治学上不仅主张文化育人,更重视以德育人。《嘉靖武城县志》载:“王道任南监祭酒十余年中,科条严肃,经义德行,各有章程,士类翕然宗之”。王道的作品多是文学批注、论断,亦有许多诗歌散文,地方志等多种作品。
      王道在南京期间亲炙王阳明门下,后认为王氏心学“局于方寸”改受教于大儒湛若水。从儒家主观唯心主义到客观唯心主义的思想变迁,印证了王道对宇宙世相的宏观深度思考,具有相当的独立批判与探索精神。明人黄宗羲《明儒学案》、郑晓《今言》、王世貞《弇山堂别集》等典籍,均有王道的有关记载,其对当时及后世的影响可见一斑。作为聊城七贤之首,王道曾供奉在聊城七贤祠内,面世文章有《帝尧庙记》,其它如《易诗书大学意》、《顺渠先生文录》等著作,据说分别藏于温州、大连图书馆。由其行迹、师从、著述来看,文圣人王道对儒学、道学、易学、史学均有精深的造诣。
穆孔晖
      穆孔晖(1479~1539) 明代官员,理学家,心学学者。字伯潜,号玄庵。东昌府堂邑县城北张庄人。弘治十八年(1505)考中进士,历任翰林院检讨、南京礼部主事、翰林院侍讲学士、南京太常寺卿等官。
  穆孔晖是王守仁的学生。王守仁在任山东乡试主考官时,对穆孔晖的才学很欣赏,录取他为举人。后来穆孔晖在南京做官,恰逢王守仁也在南京任兵部尚书,他又亲聆王守仁讲学,成为王守仁心学的热心拥戴者和心学在山东的第一个传播者。穆孔晖的学术思想基本上继承了王守仁的良知说,把心学与佛学中的“顿悟说”结合起来,被认为是“学阳明而流于禅”。他反对程朱理学所宣扬的“天理至上”等观点,认为程朱理学多流于空谈,并不能反映儒学的真谛。他认为,心学的精华应是“空”和“寂”,如果掌握了心学,则能“随应随寂,如鸟过空,空体弗碍”,外物就不能给人以干扰,也就能达到至高的精神境界。
  穆孔晖是继承和传播王守仁心学最早的山东学者。他一生著述颇丰,主要是研究考据学的著作,重要的有《读易录》、《尚书困学》、《大学千虑》、《玄庵晚稿》,另外还有研究史学的著作,如《前汉通纪》、《读史通编》等。
孟秋
      孟秋(1525~1589) 明代官员,学者。字子成,号我疆。今茌平人。隆庆五年(1571)中进士,历任县令、兵部郎中、刑部员外郎、尚宝寺少卿等职。孟秋为人正直;为官期间处事深得民心。在昌黎县令任上;曾“省徭役;兴学校、平刑狱”。离任之时,昌黎百姓上千人截道苦苦挽留,场面感人。到大理寺任职后,曾以职方员外郎的身份督视山海关。由于朝政腐败,官兵纪律废弛,一些为非作歹者任意出入关禁而无人敢阻。孟秋赴任后,立即对守关边军进行整顿,严格军纪与关禁,深得当地军民欢迎。著名学者焦蛇赞誉他:“笃学力行,苦节清修。以名儒特闻,以廉吏令终。治县县治,治狱狱理,司马马蕃,司刑刑清,司玺玺慎,投之所向,恢恢乎游刃而解”。孟秋为官清廉,敢于直言;因此得罪一些官员。万历九年(1581),京察中他受到一些人的攻击,罢官回乡。归途中与妻子共驾一辆破牛车,没有一件值钱的财产,沿途百姓皆为之叹息。巡抚都御史许孚远平日与孟秋要好,孟秋回乡后他曾去孟家拜访。所见孟秋的住房仅是几根缘木支撑的茅屋,破陋不堪,唯有大批书籍堆置房中,孟秋每日在书堆中勤奋读书。许孚远见此,感慨万分,称“孟我疆风味,大江以南未有也”。
      孟秋是同乡知名学者张后觉的弟子,在学问上也多承其师。他与河南知名学者孟化鲤过往甚密,经常在一起切磋学问,影响较大。黄宗羲称二孟(孟秋、孟化鲤)如“冰壶秋月,两相辉映,以扶家传于不堕,可称北地联璧”,给予很高评价。孟秋在学术上主张王阳明“致良知说”,反对程朱理学“存天理,灭人欲”。他认为“人欲无穷,去一日,生一日;去一年,生一年;终生去欲,终生多欲,劳苦烦难,何日是清净宁一时耶?”他赞成良知说,认为“良知未有不现成者”。他举一个防备盗贼的例子,说如果“家无长物,空空如也,吾且高枕而卧,盗贼自不扰我,又何用未来则防、即来则逐乎?”孟秋强调的是追求良知速成说,实际上也是掺和了佛教禅宗的顿悟说,被人称为是“禅学化的王学”。但这种学说的影响在山东仅限于鲁西北地区,在山东其它地区,传统的程朱理学仍占据主导地位。
王汝训
      王汝训(1551-1610年),字师古,聊城沙镇王楼村人。自幼聪慧好学,七岁读完《四书》、《五经》、《史记》、《左传》。后从堂邑县穆文简为师,深得程朱理学真谛。一次,听到老师和朋友谈论:“人生的志向应该是吃饱穿暖为足。”汝训听后,颇持异议,于是奋笔疾书:人生的志向应该是立朝为官,为国为民做出贡献,以完成人生之大节为重。论述达千余言。明隆庆五年(1571年),王汝训年少得志,考中进士,初授元城县令。
      【注】四书指的是《论语》《孟子》《大学》和《中庸》;而五经指的是《诗经》《尚书》《礼记》《周易》和《春秋》。
      万历初年,王汝训升任刑部主事。是时,他把祖传家产尽数分给远近亲朋,仅留田自给。一次,盗贼闯入汝训家内,想从为官多年的汝训家中发一笔横财。汝训将钥匙交给盗贼,让其自取。盗贼找遍所有地方,也没发现什么贵重东西,结果仅有铜钱千余,粮食树石而已。盗贼大为惊讶,万没想到汝训为官如此清正,竟佩服得五体投地,谢罪而去。
王汝训任光禄寺少卿时,海宁县陈与郊官居吏科给事中,是大学士王锡嚼的学生,依仗申时行的权势,行奸受贿,进谗言,害忠良,恣意横行,危害甚重。汝训不畏权势,上书力数其罪,力除贪官污吏。不久,汝训升任太仆寺卿。当时光禄寺中每年费用达二十万两,到汝训上任,已滥增四万有余,汝训根据会典条例,请求万历帝全部裁去内府中吃闲饭的人,万历帝不许。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汝训任左佥都御史,很快又升右付都御史,浙江巡抚。汝训清廉耿直,扬善抑恶。巡抚御史南昌彭应参,也是以刚强耿直著称。二人志向相同,合力锄霸安良。那时浙江省乌程县老尚书董份,祭酒范应期横行乡里,民怨沸腾。汝训要依法将其绳之。适值应参巡查路经此地。怨恨应期者达数千人,拦路诉状。请求应参为民伸冤。应参手持诉状,甚为急愤,于是传书乌程知县张应望弹劾应期,严加审处,应期畏罪自杀。其妻吴氏,恶人先告状,上朝向万历帝“诉冤”。万历帝偏听偏信,随命逮捕应参、应望入狱,撤消汝训职务,并谴责吏部都察院用人不当。尚书孙丕扬、都差御史袁员吉等主动承担罪过,以此解脱应参等人之罪,达到营救目的。但万历帝怒气未消,即贬谪救应参的给事中乔允等人,负罪调任外地。此时,谏官也趁机诉汝训、应参及乔允,万历帝更加气愤。诏书传来,从重谪降乔允,以致除名,贬应望发配到烟雾腾腾,湿气漫漫的南方荒远地带;应参、汝训削职为民。
      汝训家居十五年,再起为南京刑部左侍郎,后改任工部左侍郎。当时工部以助修大工程为名,开始收矿税。以后,所收矿税则全部收入国库,不再用作工程修缮。而工程需四方采用木材,所需费用即达千万银之多,工程费用日益不够支付,为此,汝训屡次请国库发银助工,但屡不得回复。在工部任职年余,才将积弊清除。以后凡不按条例请求开支费用者,汝训执奏一概不许,节约费用达数万两。卒后,赠工部尚书,谥恭介。生前纂有《东昌府志》二十卷,《疏草》二卷,文集六卷藏于家中。
逯中立
      逯中立,字与叔,号确斋,明代大臣,东昌府聊城县人。万历十七年(1589)进士。历官吏科给事中,兵科右给事、陕西按察司知事。遇事敢言,曾抗疏言赵用贤被罢斥,违帝意。又上言论文选郎顾宪成等被斥事。帝怒,贬官。托病辞官归,家居二十年卒。熹宗时,赠光禄少卿。
      逯中立由行人擢吏科给事中。遇事敢言。行人高攀龙,御史吴弘济,南部郎谭一召、孙继有、安希范咸以争赵用贤之罢被斥,中立抗疏曰:“诸臣率好修士,使跧伏田野,诚可惜也。陛下怒言者,则曰‘出朕独断’,辅臣王锡爵亦曰‘至尊亲裁’。臣谓所斥者非正人也,则断自宸衷,固陛下去邪之明;即拟自辅臣,亦大臣为国之正。若所斥者果正人也,出于辅臣之调旨,而有心斥逐者为妒贤;即出于至尊之亲裁,而不能匡救者为窃位。大臣以人事君之道,当如是乎?陛下欲安辅臣,则罢言者;不知言者罢,辅臣益不自安。”疏入,忤旨,停俸一岁。
  寻进兵科右给事中。有诏修国史,锡爵举故詹事刘虞夔为总裁。虞夔,锡爵门生也,以拾遗劾罢。诸御史言不当召。而中立诋虞夔尤力,并侵锡爵,遂寝召命。未几,文选郎顾宪成等以会推阁臣事被斥,给事中卢明诹救之,亦贬秩。中立上言:“两年以来,铨臣相继屏斥。尚书孙鑨去矣,陈有年杜门求罢矣,文选一署空曹逐者至再三,而宪成又继之。臣恐今而后,非如王国光、杨巍,则不能一日为冢宰;非如徐一槚、谢廷寀、刘希孟,则不能一日为选郎。臧否混淆,举错倒置,使黜陟重典寄之权门,用舍斥罚视一时喜怒,公议壅阏,烦言滋起。此人才消长之机,理道废兴之渐,不可不深虑也。且会推阁臣,非自十九年始。皇祖二十八年廷推六员,而张治、李本二臣用;即今元辅锡爵之入阁,亦会推也。盖特简与廷推,祖宗并行已久。廷推必谐于佥议,特简或由于私援。今辅臣赵志皋等不稽故典,妄激圣怒,即揭救数语,譬之强笑,而神不偕来,欲以动听难矣。方今疆埸交耸,公私耗敝,群情思乱,识者怀忧。乃朝议纷纭若尔,岂得不长叹息哉!”帝怒,严旨责让,斥明诹为民,而贬中立陕西按察司知事。引疾归,家居二十年卒。熹宗时,赠光禄少卿。
张后觉
      张后觉(1503—1580)明学官。字志仁,号弘山,茌平县城北张楼村人。曾任华阴教谕。早年受业于颜中溪、徐波石。后以取友未广,北走京师,南游江左,务以亲贤讲学为事。邹善、罗汝芳官东郡,曾为其建愿学、见大两书院作为讲席。学者称弘山先生。学宗王守仁“良知”说,认为“良即是知,知即是良,良外无知,知外 无良”(《明儒学案·北方王门学案》)。为学主静。平生不事著述,门人 赵维新曾记其问答语,撰有《弘山教言》。
      《明史》卷283 列传第一百七十一儒林二记载:张后觉,字志仁,茌平人。父文祥,由乡举官广昌知县。后觉生有异质,事亲考,居丧哀毁,三年不御内。早岁,闻良知之说于县教谕颜钥,遂精思力践,偕同志讲习。已而贵溪徐樾以王守仁再传弟子来为参政,后觉率同志往师之,学益有闻。久之,以岁贡生授华阴训导,会地大震,人多倾压死,上官令署县事,救灾扶伤,人胥悦服。及致仕归,士民泣送载道。
  东昌知府罗汝芳、提学副使邹善皆宗守仁学,与后觉同志。善为建愿学书院,俾六郡士师事焉。汝芳亦建见泰书院,时相讨论。犹以取友未广,北走京师,南游江左,务以亲贤讲学为事,门弟子日益进。凡吏于其土及道经茌平者,莫不造庐问业。巡抚李世达两诣山居,病不能为礼,乃促席剧谈,饱蔬食而去。平生不作诗,不谈禅,不事著述,行孚远近,学者称之为弘山先生。年七十六,以万历六年卒。
  其门人,孟秋、赵维新最著。秋,自有传。维新,亦茌平人,年二十,闻后觉讲良知之学。遂师事之。次其问答语,为《弘山教言》。性纯孝,居丧,五味不入口,柴毁骨立,杖而后起。乡人欲举其孝行,力辞之。丧偶,五十年不再娶。尝筑垣得金一箧,工人持之去,维新不问。家贫,或并日而食,超然自得。亦以岁贡生为长山训导,年九十二,无疾而终。
赵维新
      赵维新(1525—1626)字素衷,一字文野,茌平人。年二十,从张后觉学良知之学,辑师生问答成《弘山教言》。《明史·卷二八三·儒林传》二记载:维新“性纯孝,居丧,五味不入口,柴毁骨立杖而后起。乡人欲举其孝行,力辞之。丧偶五十年不再娶。尝筑垣得金一箧,工人持之去,维新不问。”。
      维新家贫,或并日而食,超然自得。亦以岁贡生为长山训导,年九十二,无疾而终。著有《感述录》六卷,《感述续录》三卷。
      赵维新师承阳明再传弟子张后觉,得心学大要。以道援儒,汇通佛儒,体现北方阳明后学三教合流的特色。
七贤祠后三贤
邓锺岳
      自古状元以文胜而得之,但凭借一手好字,打动皇帝,能在金銮殿上蟾宫折桂,被御笔钦点的状元,恐怕古往今来只有邓锺岳而已。
      邓锺岳(1674~1748)字东长,号悔庐,东昌府区邓楼人。他博览群书,尤对《易》、《礼》有深入研究。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参加顺天府乡试,中举人。六十年(1721年)登进士一甲第一名,入翰林院。雍正元年(1723年),充任江南副考官。四年(1726年),起任江苏学政。七年(1729年),以少詹学士任广东学政,不久升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邓为政清廉,谨慎守礼,所奏为政之道首要的是正风俗、杜邪讹,得到雍正帝赞许和采纳。雍正十—年(1733年)迁礼部右侍郎,总编《一统志》,不久转左侍郎。后又降为太常寺卿。乾隆元年(1736年)督浙江学政。到浙江后,又授以通政司参议。四年(1739年),再任浙江学政。七年(1742年)又晋升为礼部右侍郎,九年(1744年)转左。是年至乾隆十二年曾两充江南正考官,严肃考风,治学严谨,大力倡导切磋之风,深受学术界称颂。十三年(1748年)曾随皇帝御驾东巡。
      邓锺岳一生沉浮宦海,历经不少波折。但他平生为人刚直端厚,谨慎守礼,并乐于扶植后进,劝学励品,不汲汲于名利之争,因此人们对他倍加赞许。他任江苏学政时,曾刊印《近思录》和《白鹿洞规》等书,教诲求学的士人。任礼部侍郎时,以清廉自恃,屏谢一切无谓的陈规旧习。他按照分年读书法教授诸生研读经学,亲自面试,认真督理。又论为政之道第一要正风俗,杜邪恶。他的建议得到了皇帝的赞许和采纳。
      邓锺岳操行方正,既不阿权附势,也不随众苟同,是当时著名的贤良正品之人。他所举荐的人,如左都御史梅谷成,通政使雷宏,都是名闻当世的正直人物。在浙江时,他常训喻诸生说:“‘耻’字是明辨羞恶之心的主要关键,像倾附势要,标榜权贵,无谓的歌颂,因小事而使亲骨肉变成仇隙等作为,还讲什么耻呢,心平气和,绝对做不出不规矩的事来。”他十分欣赏莲花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为此手书北宋哲学家周敦颐的散文《爱莲说》挂于厅中,以明心志。
      邓锺岳对父母侍奉尽礼。因父亲有病,厌恶烟草气味,他为此终身不染吸烟陋习。其孝行谨持,为乡里称赞。卒年74岁,著有《知非录》一卷,《寒香阁诗集》四卷、《文集》四卷。
      邓锺岳一生酷爱书法,少年时已练就—笔好字。相传康熙六十年邓锺岳进京赶考,殿试结束,名列前茅。主考大人将前十名的优秀答卷呈送皇上。请皇上钦定状元、榜眼、探花。康熙看过邓锺岳的考卷,觉得他的文章并非特别出色,但那一笔字写得特别出众。老皇帝登基六十年,满朝文武、学士文人写好字的可说是车载斗量,但是真要找一名能好过邓锺岳的还真没有。皇上越看越爱,提起御笔,在邓锺岳的卷子上批了八个字:“文章平平,字压天下。”并点了他头名状元。邓锺岳书法墨迹遍及海内,传世多为行书,东昌府的名胜万寿观楼阁两壁上所书的“龙”、“虎”二字,笔走龙蛇、气势磅礴,令人叹为观止。
      邓氏家族是聊城的望族,锺岳家人中,三个胞弟均中举,邓锺音,锺岳弟,雍正四年(1726年)举人,官拣选知县。邓锺叙,锺岳弟,雍正七年(1729年)举人。邓锺一,锺岳弟,雍正七年(1729年)举人。邓汝功,锺岳长子,改名汝勤,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举人。邓汝敏,锺岳次子,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举人,仕至温州总捕同知。邓汝襄,邓锺叙子,乾隆六年(1741年)举人。
胡德琳
      胡德琳,字碧腴,一字书巢,广西临桂人,乾隆十七年进士,在山东转任多地地方官,历什邡县、历城县知县,简州知州,济南知府等职。乾隆三十五年(1770)任東昌知府,四十年去,四十二年复任。始於乾隆三十七年纂修《东昌府志》,歷時兩載,數易其稿,至乾隆三十九年修成,乾隆四十二年梓行。著有《碧腴斋诗存》。
      胡德琳曾主修《济阳县志》、《济宁直隶州志》等。乾隆三十一年(1766年)胡德琳知历城,次年即开志馆,延李文藻、周永年合纂县志。乾隆三十六年书成,三十八年刊刻印行。
      道光年间,另一位东昌知府朱锦琮将“聊城七贤”改祀于启文书院,“增邓宗伯钟岳为八贤”时,特意“旁以郡守胡德琳配祀”。
朱学笃
      朱学笃(1826-1892)字祜堂,号实甫。道光二十九年乡试中举。咸丰九年(1859年)殿试御赐第二甲第一名,授翰林院庶吉士。咸丰十年擢编修。同治三年(1864年)补湖广道监察御史。同治四年充任会试同考官。同治五年转掌浙江道监察御史。同治六年授甘肃宁夏府知府。同治八年开缺以道员选用。同治十三年受命督修黄河工程加盐运使衔。后因老母在堂奏请归里,在籍及省城课教多年。光绪十八年因病去世,享年六十六岁。卒后谥孝毅,祀乡贤。朱学笃自幼沉静果决,志向坚定,常自勉戒骄躁,培养性情。
      步入仕途后,风节自励,迂事敢言,同僚中有渎职不法者,上书奏劾,毫无顾忌。
      他对待老母十分孝敬,因在外地居官,离家乡较远,经常思念老母,夜不能寐,故辞官归里。娱亲之暇,严课子弟,创建“笔花馆文社”,讲学授徒。在籍主持启文书院讲席;在省城主持泺源书院讲席,厘正文体士论。经他教授的诸生多有成就,可谓桃李满天下。他虽去官归隐,每闻地方利弊,对当政者为民请命无不敢言。邻里迂有纷争之事,必善于排解,不避嫌怨。若有告贷者,解囊相赠,毫无吝色。
      光绪四年(1878年),聊城大灾年,朱学笃开仓放粮,煮粥施食,各绅士豪富随之捐献钱米,灾民拍手称庆,传为佳话。光绪九年黄河决口,洪水将聊城围困。郡垣岌芨可危,朱学笃不顾炎天溽暑,督率夫役抢险,加固堤防,保住了城池,此举深得民众钦敬。朱学笃对书法艺术造诣颇深,光绪元年,他为重修西关外吕祖堂撰写碑记,字体平整,结构严谨,遒劲丰艳,神气贯通,堪称一绝。他为吕祖堂戏楼台前抱柱上写的对联“歌管楼台仙阙下,夕阳城廓画图中”,时至今日仍在民间传诵。
复建的七贤祠
      原来的“七贤祠”在万寿观西,在西口南街路西,与蔡家胡同交叉路口的西南角处。
      重新复建的七贤祠,更名为“七贤堂”,向北移至古城楼西大街西首路北,2012年七贤堂破土,2013年10月建成。
      七贤堂用地面积3300平方米,,建筑面积近两千平方米,总投资约一千万元。包括山门、东配殿、西配殿、大殿、后殿、碑廊、崇圣堂、仰贤堂、执事房、斋宿房等十处建筑。

      七贤堂在建筑形式上,大殿七开间,是双栋前后串联式歇山屋面;后殿、东配殿、西配殿、仰贤堂、崇圣堂、执事房、斋宿房都是五开间,均为硬山屋面;而山门三开间也是硬山屋面。所有屋面均采用灰色筒瓦。七贤堂大院以围墙封闭,使其自成一区,充分体现祠堂的幽雅、肃穆的气氛。

 


0
关于我们 | 人才招聘|商务合作|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山东聊城中华水上古城 | CopyRight(C) 2014 East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帕洛阿尔托